羊毛。

繁體注意。
喜愛BL的67歲禿頭大叔。
最近好像生不出文章呃……………………

佐鳴 男友力三十題

佐鳴男友力三十題

*700看完怒打佐鳴!
*支持699真結局!
*不討厭小櫻但超雷佐櫻

※沒有照順序而且很久才會更一次的苦難考生不過一次至少五題啦XD

1傾向一邊的雨傘

在終於帶回佐助的那天,因為是個好日子一定要吃拉麵慶祝一下,鳴人是這麼想的,但打的半死不活的兩人直到一個月後出院了,才終於去吃了拉麵。

木葉並不是個多雨的地方,但偶爾一下就是傾盆大雨。

看向外頭的大雨,鳴人才正要說“那就在這裡等一下吧”,而佐助已經拿好傘,挪出另一半的空間等著他進來。

『白痴鳴人,這幾天都在下雨出門竟然還不帶傘。』

『哈哈,沒關係啦,佐助你不是幫我帶了嗎?』好可愛!燦爛的笑容,加上他耀眼的金髮,有人這麼形容過他,鳴人他啊,就像是木葉的太陽呢。壓下心中想抱住他的衝動,佐助暗自的在心底認同這句話。

離開家鄉多年,回想起當初離開的時候,他們兩個都只還是個小鬼,如今兩個人的體型都比以往大上很多,看向一旁的鳴人,因為淋雨濕掉而衣服顏色有些改變的左肩,小小的一把傘並不能完全容納下我們倆,微微頃向一邊的雨傘,讓他左肩潮濕的地方沒有再擴大。

『……鳴人,謝謝你。』

謝謝你這些年來努力不間斷的挽回無可救藥的我。如果沒有鳴人,我是不是還在想著怎麼毀滅木葉忍者村、怎麼替哥哥報仇、怎麼搞革命呢?

『因為我們是朋友嘛!』

鳴人,你果然,是我的太陽呢。


2“我一直在這裡。”

『佐助!』黑色的身影不斷遠去,他並沒有因為聲音的吶喊而停下,反而保持著一定的速度,向遠方離去。

眼看著黑色身影就要沒入地平線,回想起以前在一起的那些日子,雖然他們總是吵架鬥嘴,但毫無疑問的,那是一段非常開心的日子。

還記得那天,他們兩人站在峽谷的石像上,那場宿命的對決,我輸了,他走了。如果連夥伴都救不了,算什麼忍者,更別說是火影了。

『別走!等等我啊,佐助!!!』

從睡夢中驚醒,眼前乾淨又整潔的房間,令人有些陌生,過了幾秒才反應過來,對齁,自己在三個月前就成功把佐助帶回來了,現在還和佐助同居了,想起來簡直就像夢一樣美好。

看向雙人床的另一半,和剛才睡夢中的嬌小身影不同,如今的佐助已經變的比自己還高大了,他一臉驚訝的看向自己,『怎麼了鳴人?你想和我一起做早餐?其實你可以多睡會。』

他還在。

『……我、剛剛夢見你越走越遠,怎麼叫你都不理我……』

頭上傳來一陣溫暖,佐助摸摸自己的頭,村草用他帥氣的臉龐露出只屬於他的溫柔微笑,『別擔心,鳴人,從今以後,我會一直在這裡。』


3晚安

『佐助……你睡著了嗎?』

夜晚,鳴人看著佐助熟睡的背影,腦海卻不斷的浮現那個滿身是血還披頭散髮的女人,只要一閉上眼就會出現他那充滿血絲的瞳孔還有純白的衣服……為什麼我要逞強看那種片子啊!可是小櫻邀請我的不行拒絕啦!不對、我才不怕呢!我可是未來的火影啊!可惡佐助怎麼能睡成這樣啊!

『不要再想了!晚安!』

嘴裡說著晚安說服著自己,但腦海依然不停出現那張可怕的臉孔,鳴人不自覺的往佐助那裡靠過去,忍不住伸手抓住他的衣角,然後祈禱著佐助可以醒來陪伴他,雖然沒有如他所願,不過結果也不錯了,佐助一個翻身、一把抱住了鳴人,鳴人被嚇了一跳,但是心中無比喜悅,一種滿滿的安全感,太好了終於可以睡了!

鳴人在佐助懷裡很快的睡去,殊不知佐助的嘴角在黑暗中悄悄的上揚了些。

春野櫻這女人偶爾還是有些用處的呢。


4讀心術

『吶,佐助,晚飯吃什麼好呢?』鳴人趴在床上,雙手撐著下巴,金黃的腦袋稍微往右偏了偏。

『你想吃什麼?』佐助摸了摸那搓金色髮絲,眼神之溫柔已經透露出對他的溺愛。

『那麼就……!』

『不準吃拉麵,不健康。』

『欸?!那麼……!』

『泡麵也不行,更不健康。』

『那佐助你……』

『我不會煮飯……』

『我什麼都沒有講你又知道了!』

『我會讀心術……好啦那是因為我愛你啊。』


7留有餘溫的外套


初期,還在忍者學校的時候,令鳴人覺得開心的事情並不多,多的是村裡其他孩子們拿他當笑話的回憶。正因為屈指可數,所以鳴人才會更加寶貝這些回憶。

他還記得有一次,那時快入秋了,在學校時,最後一堂課,他睡著了,其他孩子們紛紛說著『噓!小聲點。』接著紛紛離開教室,留下只有鳴人一人的教室。

因為有點冷而縮了縮身子,但卻敗在睡意底下不打算起床,冷了又醒、醒了又睡的,反覆不斷,直到聽見了拉門聲,鳴人想大概是下課了吧?那再睡一會就好。接著背上傳來一股溫暖,還有一股熟悉的味道,想必是誰替自己覆上一件外套,會是誰呢?雖然好奇,但溫暖的感覺還有那熟悉又令人安心的味道,讓鳴人再次進入夢鄉,中途沒有再驚醒,而是安穩的睡了一覺。

鳴人睜開眼,發現天色幾乎快暗到看不見路了,才猛然驚醒,背上的外套滑落,除了外套掉落在地上的聲音外還穿來了另一個聲音,『喂,吊車尾的,那可是我的外套。』嗯?佐助?!

『……是你……幫我……呃?』不太確定的開口,鳴人不知道自己的猜測對不對,試圖看著對方的臉色想小心的回答,但實在太晚了,現在太陽早已完全下山。

『沒錯,我……只不過是看你可憐才好心施捨你外套。』

『謝謝你,佐助。』

『……』

在黑暗中,鳴人沒看道因為這句話佐助臉上出現的紅暈;他也不知道,他在不經意間擄獲了村草的芳心。

---
讓我廢話一下
火影完結超級感動🎉
但是……
說好的多元成家呢😭😭😭

p.s.我好像很喜歡嗆佐助是村草((雖然的確是XD

&牛姨的亞爾斯蘭戰記好看!




要怎麼用多張照片啊?
不過我只是想炫耀我湊齊9隻了啊啊啊啊啊🐤🐥🐣🐤🐥🐣🐤🐥🐣
重覆了三次😏
菅原山口東峰
謝謝我的手氣超好好同學們💯💯💯
我愛你們(雖然他們看不到😏
$360💰
好像直接在網路上買比較便宜?
總之我很開心啦😆😆😆
接著去很久沒用的噗浪散播喜事

大海上那些什麼都有可能發生的不科學小事(佩金篇)

也許之後還會生出其他篇(?

※基羅

※佩金視角

※內心獨白多

※各種佩金的牢騷碎碎念




黃色的潛水艇浮出水面,打開門,許久不見的溫暖陽光灑落在帶著寫著企鵝英文帽子的船員臉上,佩金一臉的憔悴,不過這道陽光來的正好,一掃心中的暗沈,讓心情好了不少,看上去,一切都變的有些美好。

直到旁邊來了一艘大船擋住了佩金人生的曙光。他的臉又更加憔悴了。

大船上掛著海賊旗,佩金再熟悉不過了,是那個讓他臉色憔悴的兇手,懸賞金三億一千五百萬貝里-尤斯塔斯˙船長˙基德。

『又來了呢……這次又會是什麼呢?』大白熊培波走出潛水艇,看著旁邊的海賊船,比起害怕緊張,期待的心情要更加多上許多。有什麼好高興的!佩金暗自在心底想著。

自從在夏波蒂諸島上遇見巴索羅繆大熊、而我們雙方短暫聯手並且擊敗對方後,受傷是一定的,而那天船長也就那麼剛好的心血來潮,親自幫尤斯塔斯包紮傷口,自此之後,尤斯塔斯貌似就愛上我們家船長了,真是莫名其妙。

『喂,企鵝,托拉法爾加呢?』來了來了,是那隻紅毛狗,船長都是這麼叫他的,自從那次之後就一直騷擾我們海賊團,雖然能一直看到他們海賊團一個叫基拉的戰鬥員也挺不錯的就是了。

但尤斯塔斯總是拿著會惹船長生氣的禮物上門示愛,像是99朵鮮紅玫瑰花束,這年頭那個女孩還吃這一套啊?何況我們船長一個大男人。還有一盒和我們船那隻大白熊的臉一樣大的愛心形狀巧克力,外頭用了充滿愛心的粉紅包裝紙仔細的包裹起來了,還附贈一張親手寫的小卡片呢,當然也是心型的,老實說,尤斯塔斯的字跡真是醜到不行,而且收到這個總覺得有點噁心,不過偶爾還是有實際一點的禮物,一百克拉的超大鑽戒,船長看了一眼後就直接叫我拿去賣了。

『……不知道。』其實船長一個人獨自跑到島上去亂晃了這件事我才不會告訴你。

他那些令船長困擾的禮物同時也困擾著我們這些船員,船長每次就只會回一句『丟回尤斯塔斯當家的船上』

喔,除了收到鑽戒那一次之外。

但當我把禮物丟回他們船上時卻總會被紅毛狗抓包,然後他會用他那副天生兇惡的臉瞪著我叫我拿回去,送禮的人不收回禮物;收禮的人也不肯收,雖然很想丟進海裡,可那些東西一看就是不便宜,當海賊可是沒有固定薪水的,要是突然找我要我該怎麼辦,於是就只能堆在船員休息室。最近已經在角落堆成一座不小的山丘了,覺得困擾。

『……大概是去島上亂晃去了,野貓總是這樣的。』

看著尤斯塔斯漸漸離去的背影,我的心情也逐漸輕鬆了起來,每天看著因為禮物覺得煩躁的船長和把我們紅心海賊團的潛水艇當自家廚房走的尤斯塔斯,我都快發瘋了。不過,我總是覺得難道這就是野狗那敏銳的動物直覺嗎?他總是能猜到船長去那兒了,讓我打從心底覺得可怕。

如同我上述所說的,尤斯塔斯總是替我帶來諸多麻煩,但也有些好事,像是為了尋找船長而跑來詢問我的尤斯塔斯家的戰鬥員基拉,我們最近說話次數越來越高了,總覺得氣氛也不錯,而且我想他一定也對我有意思吧。

不過話又說回來,尤斯塔斯可真有毅力,老實說我一點也不看好他這段戀情,包準是個慘痛的單相思,船長就是那麼恰巧喜歡男的也不至於會愛上一頭紅毛犬吧,就連那個把我們捲入天龍人事件的草帽也比他可愛多了。

直到傍晚都是我休息的時候,只要尤斯塔斯不在,我的世界可以說是十分平靜,偶爾和不時跑來我們船打探船長消息的基拉聊著天,這種日子真是棒呆了。

『基德?』旁邊的美人呃……基拉,看向什麼都沒有的森林發出疑問,還以為是找船長找瘋了,剎那間有點羨慕尤斯塔斯,再仔細看看樹林,才發現尤斯塔斯和我們船長正朝著這裡走來,不過這樣講好像也不大對,因為我們船長並不是走過來的,而是被抱回來的,還是公主抱呢,哈哈,定是我看錯!

揉揉眼睛,再仔細看了看,窩耖,我們船長、托拉法爾加羅被公主抱了,怎麼可能啊!這不科學!

『咦……船長?』

尤斯塔斯就如同平時走進我們船一樣自然,只是這次抱著我們船長,船長的表情很不甘心,我彷彿看見他紅著臉,不知道是因為被抱著而羞愧還是怎麼樣……

我不敢想。

『他腰痛,我抱他進房裡休息。基拉我今天在這兒過夜。』

『……尤斯塔斯當家的你是想死了吧?』

『小野貓,我可是好心要抱你回房間休息啊。』

『不用,我自己會走!』

『……你確定你能走?』

『……』

腰痛?

看著他們倆的身影遠去,直到船長休息室的門被關上、阻斷兩人的聲音,而尤斯塔斯也沒從船長休息室出來,心中有所領悟的我只是默默的轉身,找個適當的地方坐下,隨著夕陽落下,我也準備欣賞著即將在夜空中出現的美麗星空,看著在夜空中閃耀的星星能讓我暫時把一切煩惱都忘光,也包含剛才那不科學的一幕。

『哈、哈哈……星星真美呢……』

END。


打的有點亂亂的哈哈


及岩 情人節



※一堆情人節系列




岩泉覺得今天有點不一樣,雖然大家還是一如既往的來到學校、走著跟平常一樣的道路,但總覺得有哪裡不一樣。

『前輩,早安。』辣韭……金田一從後方追上不遠處的排球部前輩,『早阿。』很難得的今天只有岩泉前輩一人,平時總是和及川前輩形影不離的,上下學也都是一起走的呢。

『……及川前輩呢?』

『誰知……』

『岩醬!!!』話還沒說完,所謂說人人到,及川徹在這條通往青城西葉的道路最末端大喊著他的青梅竹馬岩泉一的名字,再以光速跑向他竹馬的所在地,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我想應該是故意的吧,特地卡在岩泉和金田一中間,184的身高完美的擋住了一旁的小學弟。

『來,這個是巧克力!我也會期待岩醬你的喔!』說完,遞上包裝精緻的巧克力,臉上有著不清楚是因為跑步還是送巧克力而出現的紅暈,及川再度以光速衝近校門。

『岩醬超可愛的!』、『岩醬我喜歡你!』、『岩醬我來幫你拿東西!』、『岩醬我陪你去上廁所!』、『岩醬………!』

岩泉拿出手機看了下上頭的日期,寫著2月14日,再回憶起這個禮拜異常煩人的笨蛋川,原來是因為情人節要到了啊……


『今年也是大豐收呢!』及川徹雙手提著大紙袋從教室門口走進來,每年的情人節大家總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期盼能有個可愛的女孩子能向自己遞上巧克力,但往往只能拿到人情巧克力,然後眼巴巴的看著及川提著裝滿巧克力的紙袋在學校亂晃,帥哥已經夠讓人生氣的了,尤其受歡迎的帥哥運動社團主將更是讓人羨慕又忌妒,一進教室便引來不少男性的厭惡目光。

2月14日,及川徹等著這天很久了,一早馬上就遞出昨晚熬夜做成的手工巧克力,不知道岩醬吃了沒,我這麼帥氣一定能收到小岩的巧克力吧?如果是親手做的我一定捨不得吃掉,岩醬親手做的巧克力一定要加很多防腐劑把他永久保存起來!

岩醬親手做的巧克力,及川光是想像就有種幸福到要飛上天的感覺,忍不住往岩泉一的所在方向看去,雖然他現在仍然和平時沒兩樣,和其他男生聊著天,但及川他其實是知道的,一定是要趁四下無人的時候給我吧?因為小岩他會害羞啊!



『岩醬,及川他在看你呢。』花卷看向一進教室就備受矚目的及川,再看看一旁的岩泉。及川從剛才就不時往這邊投來期待的目光,不需要思考的問題,是希望能從岩醬這邊得到巧克力吧?

『是希望得到巧克力吧?』松川看了眼及川,立刻就萌生出和花卷一樣的想法,何況一早及川送岩泉巧克力的事情早就傳的沸沸揚揚。

及川那個傢伙就是個岩泉控呢。

『……那個白痴,難道不知道情人節是女生送男生巧克力的日子嗎?』岩泉打從一開始,從一開始及川踏入教室開始,眼角的餘光便觀察著那個提著大紙袋的男孩,花卷看著他們的副主將,『岩醬你就給他巧克力吧,他大概只是想送你然後期待你也送他而已,今天早上他不就給你了嗎?』

才一大早的消息就迅速傳開了嗎?岩泉一心想。

『反正也沒什麼損失。』松川道。

『就是阿。』花卷道。

『『就送他吧岩醬!』』

岩泉覺得松川和花卷大概是被及川收買了吧?

雖然他們的隊長練習總是遲到、遲到的原因總是因為女孩子、老是惹自己生氣、但是其實自己很喜歡他,岩泉知道的,即便他不太願意承認。

『……嗯,我會考慮的……』



『岩、岩醬,我、我們一起回家吧!』岩泉一有些不解的看著全身僵硬走路還同手同腳的及川徹,表情彷彿要哭出來似的,但又掛著笑容來向自己搭話,沒收到巧克力真的有那麼傷心嗎?

『岩、岩醬,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岩醬,你看那個巧克力的包裝真漂亮!』

『岩醬,那邊有一個女孩在送巧克力呢!』

及川今天特別選了會經過熱鬧商店街的道路走,途中經過了一堆巧克力商家、不停的提起各種有關情人節的字眼,明顯的暗示,岩泉想著,如果不給,他今天晚上一定會哭的整條棉被都濕了吧?明天早上眼睛會腫的跟雞蛋一樣然後被學校的同學笑話一番吧?

『岩……』

『對了,笨蛋川,你要吃巧克力嗎?』岩泉向離自己最近的一間商家買了盒巧克力,遞給一旁的及川,沒有預料中開心歡呼的反應,這令岩泉有些錯愕,無預警的從眼眶滑落兩條淚痕,義無反顧的往岩泉撲過去,緊緊的抱住他,『我、我就知道你一定會送我的!!!我最喜歡岩醬了!!!』



『金田一。』

『是?』

『知道這是什麼嗎?』

『是巧克力吧?』

『不對不對,這個啊……可是昨天岩醬送我的巧克力喔!哈哈哈哈哈哈,岩醬給的巧克力!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說著說著,音量不由自主的放大,整個體育館都能聽見他的聲音,門口還有些探頭進來瞧瞧怎麼回事的路過學生。

咚。

這個聲音再熟悉不過,只要是青城西葉男子排球社的社員都一定會聽過的聲音,是排球打中頭的聲音。

『你這笨蛋川快點給我回來練習!』

接著這場可愛的小鬧劇在及川對松川和花卷發出求救訊號而他們只對他投以關愛的眼神下結束了。

End。




香巴 情人節


香巴 【情人節系列】


※斑貝克曼視角

※歡樂向

※情人節系列



船長最近的心情有些起伏不定。

斑貝克曼闔上今日的報紙,拿起一旁的早餐咬了一口,嚼著剛出爐熱騰騰的麵包片,濃厚的奶油香在嘴裡擴散開來,喝了口咖啡。

在戰後一個月內,由於白鬍子和艾斯的事情,船長顯的心情很低落,但在頂上戰爭見了久違的戀人一面,這讓船長的心情立刻從谷底爬上來到高空一萬公尺;接著迎來的是草帽魯夫敲了十六點鐘的新聞,報紙上的推測是在悼念艾斯,看見魯夫平安無事的消息船長雖然安心了些,但心情還是不太佳……不過最近他的心情可好了,而且大概會持續好一陣子。

斑貝克曼瞄了眼報紙頭條上那個塗了整臉顏料的海賊,『王下七武海-小丑之王巴其』,用了特大的字體強調這個標題,報紙上大肆報導了這位新上任的七武海,內容大多就是那些曾經待過海賊王哥爾羅傑的船、和四皇的紅髮傑克是兄弟,但這樣就夠驚悚的了。這個報導持續了好一陣子,不止頂上戰爭的轉播畫面是他、戰後也大幅佔了各大報紙版面。



傑克嚼著嘴裡的麵包,一次又一次的把有關巴其的報導仔細的看過一遍,七武海啊……想起前些日子在戰爭中看到他,他還是和以前一樣呢,鼻子還是那樣紅、頭髮也是那麼的藍,還是一樣靠著藏寶圖就可以把他耍的團團轉。一想起那天巴其知道自己說有藏寶圖是騙他的後那炸毛的樣子,怎麼想都覺得很可愛呢。

看著自家船長從今早起就仔細的看著報紙,而且就只盯著某頁看,不時還會傻乎乎的笑著,斑貝克曼想也不用想就知道他在看些什麼,一定是那個紅鼻子海賊吧?光看船長房裡還掛著他的懸賞單就知道,他的懸賞單可是掛在床頭呢!魯夫的還只是隨便找地方掛著的!那些競爭對手像是Big mom、海道的懸賞單更是直接丟在地上每天踩來踩去的啊!最近幾日有關他的報紙船長也會特別留下來,還用個精緻的小箱子裝著,貝克曼常常在想,那個小丑的魅力到底在哪裡?紅鼻子?藍頭髮?算了……他不想知道。

『傑克,你也別每天盯著報紙看,偶爾也到島上走走吧?你到底是船長還是守船的?』每天?在副船長的勸導下,傑克回想了下最近的一天,吃早餐、看報紙、看報紙、吃中餐、看報紙、看報紙、吃晚餐、看報紙、看報紙、睡覺。……還真的是每天呢……『啊……那我們下船走走吧?』

『對了,今天是幾號啊?』傑克走在島上,這是一座十分安寧的小島,島上的人十分親切又和藹,水源豐沛、食物又好吃,加上船長近日不是心情不穩定不然就是一直在看報紙,於是他們決定在這座島上多停留了幾日。

『10號,2月10號。』斑貝克曼一如既往的叼著根煙,陪著自家船長散散步,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原以為接下來他會說這樣啊……原來我看了這麼久的報紙,然後反省一下之類的,但許久都沒有回應,貝克曼不禁疑惑的轉頭,『傑克?』站在後方的紅髮船長一動也不動,臉上盡是驚恐的表情,讓貝克曼不由得警戒了起來,看了看四周沒有異常,他可是堂堂四皇-紅髮傑克啊,跟著他這麼多年,還真沒看過他這麼慌張的表情,到底是什麼讓他這麼慌張……?

『夥伴……從這裡到芙桑島要多久?』

『三天左右吧,怎麼了?』

『嘻嘻……情人節快到了呢~』看著身後冒出一朵朵粉紅色小花的中年大叔,貝克曼有些不適應,情人節干你屁事啊!自從在頂上戰爭後遇到那個藍鼻子,很多事情真的都不一樣了,他們船長現在簡直就是情竇初開的少女啊!他居然邊走邊跳的走進市場買了巧克力塊和愛心模型還有愛心包裝紙啊!

那個四皇-紅髮傑克邊走邊跳的走進市場買了巧克力塊和愛心模型還有愛心包裝紙啊!!!

那個紅髮傑克啊啊啊!!!

貝克曼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任何文字都無法詮釋他心中的震撼,不過身為一個好的副手……他最後還是妥協跟著背後開花的紅髮中年大叔一塊回到船上廚房做巧克力去了。


2月14日 情人節
路上瀰漫著粉紅色的氛圍,令人噁心的想吐,小丑巴其走在街上,看著女孩們幾乎是人手一盒巧克力,自己就討厭,每當這個節日腦中總是會閃過一抹紅……呃不對!是情人節這種東西和海賊是八竿子打不著關係的,到底為什麼要有情人節啊?不過就是個送巧克力的日子,那種又甜又膩的東西,本大爺才不想要呢。

港口邊傳來群眾的喧嘩聲,只見茫茫人海圍觀著,巴其瞄了一眼,被圍觀的船隻上有著骷髏記號,是艘海賊船,大概是因為白鬍子在最後說了One piece真的存在後為了追求秘寶而出海的海賊吧?不想多看也沒有興趣就往自家船上走去。

『巴其船長!』才走沒幾步,一道聲音把巴其叫住,是在推進城中跟隨自己的小弟之一,他的神情很複雜,有點開心又有些仰慕、有點驚恐卻又有一絲期待,顫抖的手指著後方的海賊船,『有什麼好看的,不過就是艘海賊船……咦?傑克?!』

仔細一看船帆上的骷髏還有著刀疤的圖案,那個圖案自己再熟悉不過了啊,就是那個害自己變成旱鴨子還害自己丟了藏寶圖的可惡男人。群眾們開始退後,甚至慢慢的讓出條路來,『那個傢伙來幹什麼啊?』巴其不解,明明在新世界待的好好的為什麼還要跑到偉大的航道前半段來?

『巴其船長您在說什麼啊,那個紅髮傑克從一下船就在到處找你呢!真不愧是傳說中的男人我好羨慕您啊!』看著部下因為傑克在找尋自己而痛哭流涕,巴其大概了解了剛剛那位小弟眼中的複雜情感是怎麼回事,巴其雖然無奈但已經習慣,不過大部分的情感還是偏向自傲,雖然不知道傑克找自己到底有什麼事。

『好久不見了,巴其。』紅髮的男人就站在面前,和以前一樣臉上總是掛著笑容,『你這渾蛋來幹嘛啊?我跟你可是有仇啊!別忘了!』巴其撲了上去,抓著襯衫的領子搖阿搖的,雖然看到討厭的笑臉,可是老實說看到他,巴其心情好了不少,當然他不會承認。

『巴其。』

『幹嘛?』

既然目標都撲過來了,身為海賊,傑克當然是不會放走獵物的,一把環繞住他的腰,緊緊的抱著他,依舊燦爛的笑臉說著,『巴其,情人節快樂,這是巧克力、還有花。』

『什、什麼啊!你這個白、白痴……什麼情人節、誰要和你過情人節啊笨蛋!』嘴上這麼說,臉頰卻早已變得和鼻子一樣紅,傑克露出比早上看報紙時更傻的笑容看著他的小丑,『哈哈,你真可愛。』

『誰、誰可愛了!老子是男的啊!』不理會巴其在懷中的掙扎,也許以前可能會被他掙脫,可他現在好歹也是四皇一枚,即使只剩一隻手,一個男人還是抱的住的。對著副船長大人說了句我今天在外頭過夜,他們就交給你啦後,抱好他的小丑,走往城鎮最高級的飯店。

留下神情呆滯的群眾。

隔天-報紙頭版。

四皇-紅髮傑克x王下七武海-小丑之王巴其 禁斷之戀。報紙頭版有著一張大大的、傑克拿著花和巧克力抱住巴其,而巴其臉紅的和鼻子一樣的照片,最後還一起步入飯店,根據櫃檯小姐的證詞,兩人是要一間二人房的。

『……』斑貝克曼抽著煙,看著報紙,想著他們海賊團又久違的佔領了報紙頭版呢,最近總是那些最惡世代的新人們的版面,但是……實在不想用這種方式佔版面啊!接下來一連七天都是他們兩個的報導,甚至還有記者跑來訪問船員們對他們倆的戀情有什麼看法……唉。那個紅鼻子也再度橫掃了報紙版面,從某方面來說,他也是個人才呢。

再想想自家船長,他一早看完報紙就很開心的帶著他那百萬人中選一的稀有霸氣去向報社要了照片,然後再放大、仔細的護備了起來,現在正在房裡貼著呢,『好期待下個月啊!可以收到巴其的回禮呢~他會不會把自己送給我啊?啊…那麼接下來就是七夕、還有聖誕節呢!嗚哇好幸福!』

看著前方瀰漫著一坨粉粉紅色氣氛,貝克曼不禁想著,船長,我們還找One piece的吧?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