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毛。

繁體注意。
喜愛BL的67歲禿頭大叔。
最近好像生不出文章呃……………………

香巴 情人節


香巴 【情人節系列】


※斑貝克曼視角

※歡樂向

※情人節系列



船長最近的心情有些起伏不定。

斑貝克曼闔上今日的報紙,拿起一旁的早餐咬了一口,嚼著剛出爐熱騰騰的麵包片,濃厚的奶油香在嘴裡擴散開來,喝了口咖啡。

在戰後一個月內,由於白鬍子和艾斯的事情,船長顯的心情很低落,但在頂上戰爭見了久違的戀人一面,這讓船長的心情立刻從谷底爬上來到高空一萬公尺;接著迎來的是草帽魯夫敲了十六點鐘的新聞,報紙上的推測是在悼念艾斯,看見魯夫平安無事的消息船長雖然安心了些,但心情還是不太佳……不過最近他的心情可好了,而且大概會持續好一陣子。

斑貝克曼瞄了眼報紙頭條上那個塗了整臉顏料的海賊,『王下七武海-小丑之王巴其』,用了特大的字體強調這個標題,報紙上大肆報導了這位新上任的七武海,內容大多就是那些曾經待過海賊王哥爾羅傑的船、和四皇的紅髮傑克是兄弟,但這樣就夠驚悚的了。這個報導持續了好一陣子,不止頂上戰爭的轉播畫面是他、戰後也大幅佔了各大報紙版面。



傑克嚼著嘴裡的麵包,一次又一次的把有關巴其的報導仔細的看過一遍,七武海啊……想起前些日子在戰爭中看到他,他還是和以前一樣呢,鼻子還是那樣紅、頭髮也是那麼的藍,還是一樣靠著藏寶圖就可以把他耍的團團轉。一想起那天巴其知道自己說有藏寶圖是騙他的後那炸毛的樣子,怎麼想都覺得很可愛呢。

看著自家船長從今早起就仔細的看著報紙,而且就只盯著某頁看,不時還會傻乎乎的笑著,斑貝克曼想也不用想就知道他在看些什麼,一定是那個紅鼻子海賊吧?光看船長房裡還掛著他的懸賞單就知道,他的懸賞單可是掛在床頭呢!魯夫的還只是隨便找地方掛著的!那些競爭對手像是Big mom、海道的懸賞單更是直接丟在地上每天踩來踩去的啊!最近幾日有關他的報紙船長也會特別留下來,還用個精緻的小箱子裝著,貝克曼常常在想,那個小丑的魅力到底在哪裡?紅鼻子?藍頭髮?算了……他不想知道。

『傑克,你也別每天盯著報紙看,偶爾也到島上走走吧?你到底是船長還是守船的?』每天?在副船長的勸導下,傑克回想了下最近的一天,吃早餐、看報紙、看報紙、吃中餐、看報紙、看報紙、吃晚餐、看報紙、看報紙、睡覺。……還真的是每天呢……『啊……那我們下船走走吧?』

『對了,今天是幾號啊?』傑克走在島上,這是一座十分安寧的小島,島上的人十分親切又和藹,水源豐沛、食物又好吃,加上船長近日不是心情不穩定不然就是一直在看報紙,於是他們決定在這座島上多停留了幾日。

『10號,2月10號。』斑貝克曼一如既往的叼著根煙,陪著自家船長散散步,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原以為接下來他會說這樣啊……原來我看了這麼久的報紙,然後反省一下之類的,但許久都沒有回應,貝克曼不禁疑惑的轉頭,『傑克?』站在後方的紅髮船長一動也不動,臉上盡是驚恐的表情,讓貝克曼不由得警戒了起來,看了看四周沒有異常,他可是堂堂四皇-紅髮傑克啊,跟著他這麼多年,還真沒看過他這麼慌張的表情,到底是什麼讓他這麼慌張……?

『夥伴……從這裡到芙桑島要多久?』

『三天左右吧,怎麼了?』

『嘻嘻……情人節快到了呢~』看著身後冒出一朵朵粉紅色小花的中年大叔,貝克曼有些不適應,情人節干你屁事啊!自從在頂上戰爭後遇到那個藍鼻子,很多事情真的都不一樣了,他們船長現在簡直就是情竇初開的少女啊!他居然邊走邊跳的走進市場買了巧克力塊和愛心模型還有愛心包裝紙啊!

那個四皇-紅髮傑克邊走邊跳的走進市場買了巧克力塊和愛心模型還有愛心包裝紙啊!!!

那個紅髮傑克啊啊啊!!!

貝克曼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任何文字都無法詮釋他心中的震撼,不過身為一個好的副手……他最後還是妥協跟著背後開花的紅髮中年大叔一塊回到船上廚房做巧克力去了。


2月14日 情人節
路上瀰漫著粉紅色的氛圍,令人噁心的想吐,小丑巴其走在街上,看著女孩們幾乎是人手一盒巧克力,自己就討厭,每當這個節日腦中總是會閃過一抹紅……呃不對!是情人節這種東西和海賊是八竿子打不著關係的,到底為什麼要有情人節啊?不過就是個送巧克力的日子,那種又甜又膩的東西,本大爺才不想要呢。

港口邊傳來群眾的喧嘩聲,只見茫茫人海圍觀著,巴其瞄了一眼,被圍觀的船隻上有著骷髏記號,是艘海賊船,大概是因為白鬍子在最後說了One piece真的存在後為了追求秘寶而出海的海賊吧?不想多看也沒有興趣就往自家船上走去。

『巴其船長!』才走沒幾步,一道聲音把巴其叫住,是在推進城中跟隨自己的小弟之一,他的神情很複雜,有點開心又有些仰慕、有點驚恐卻又有一絲期待,顫抖的手指著後方的海賊船,『有什麼好看的,不過就是艘海賊船……咦?傑克?!』

仔細一看船帆上的骷髏還有著刀疤的圖案,那個圖案自己再熟悉不過了啊,就是那個害自己變成旱鴨子還害自己丟了藏寶圖的可惡男人。群眾們開始退後,甚至慢慢的讓出條路來,『那個傢伙來幹什麼啊?』巴其不解,明明在新世界待的好好的為什麼還要跑到偉大的航道前半段來?

『巴其船長您在說什麼啊,那個紅髮傑克從一下船就在到處找你呢!真不愧是傳說中的男人我好羨慕您啊!』看著部下因為傑克在找尋自己而痛哭流涕,巴其大概了解了剛剛那位小弟眼中的複雜情感是怎麼回事,巴其雖然無奈但已經習慣,不過大部分的情感還是偏向自傲,雖然不知道傑克找自己到底有什麼事。

『好久不見了,巴其。』紅髮的男人就站在面前,和以前一樣臉上總是掛著笑容,『你這渾蛋來幹嘛啊?我跟你可是有仇啊!別忘了!』巴其撲了上去,抓著襯衫的領子搖阿搖的,雖然看到討厭的笑臉,可是老實說看到他,巴其心情好了不少,當然他不會承認。

『巴其。』

『幹嘛?』

既然目標都撲過來了,身為海賊,傑克當然是不會放走獵物的,一把環繞住他的腰,緊緊的抱著他,依舊燦爛的笑臉說著,『巴其,情人節快樂,這是巧克力、還有花。』

『什、什麼啊!你這個白、白痴……什麼情人節、誰要和你過情人節啊笨蛋!』嘴上這麼說,臉頰卻早已變得和鼻子一樣紅,傑克露出比早上看報紙時更傻的笑容看著他的小丑,『哈哈,你真可愛。』

『誰、誰可愛了!老子是男的啊!』不理會巴其在懷中的掙扎,也許以前可能會被他掙脫,可他現在好歹也是四皇一枚,即使只剩一隻手,一個男人還是抱的住的。對著副船長大人說了句我今天在外頭過夜,他們就交給你啦後,抱好他的小丑,走往城鎮最高級的飯店。

留下神情呆滯的群眾。

隔天-報紙頭版。

四皇-紅髮傑克x王下七武海-小丑之王巴其 禁斷之戀。報紙頭版有著一張大大的、傑克拿著花和巧克力抱住巴其,而巴其臉紅的和鼻子一樣的照片,最後還一起步入飯店,根據櫃檯小姐的證詞,兩人是要一間二人房的。

『……』斑貝克曼抽著煙,看著報紙,想著他們海賊團又久違的佔領了報紙頭版呢,最近總是那些最惡世代的新人們的版面,但是……實在不想用這種方式佔版面啊!接下來一連七天都是他們兩個的報導,甚至還有記者跑來訪問船員們對他們倆的戀情有什麼看法……唉。那個紅鼻子也再度橫掃了報紙版面,從某方面來說,他也是個人才呢。

再想想自家船長,他一早看完報紙就很開心的帶著他那百萬人中選一的稀有霸氣去向報社要了照片,然後再放大、仔細的護備了起來,現在正在房裡貼著呢,『好期待下個月啊!可以收到巴其的回禮呢~他會不會把自己送給我啊?啊…那麼接下來就是七夕、還有聖誕節呢!嗚哇好幸福!』

看著前方瀰漫著一坨粉粉紅色氣氛,貝克曼不禁想著,船長,我們還找One piece的吧?

END-

评论(9)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