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毛。

繁體注意。
喜愛BL的67歲禿頭大叔。
最近好像生不出文章呃……………………

大海上那些什麼都有可能發生的不科學小事(佩金篇)

也許之後還會生出其他篇(?

※基羅

※佩金視角

※內心獨白多

※各種佩金的牢騷碎碎念




黃色的潛水艇浮出水面,打開門,許久不見的溫暖陽光灑落在帶著寫著企鵝英文帽子的船員臉上,佩金一臉的憔悴,不過這道陽光來的正好,一掃心中的暗沈,讓心情好了不少,看上去,一切都變的有些美好。

直到旁邊來了一艘大船擋住了佩金人生的曙光。他的臉又更加憔悴了。

大船上掛著海賊旗,佩金再熟悉不過了,是那個讓他臉色憔悴的兇手,懸賞金三億一千五百萬貝里-尤斯塔斯˙船長˙基德。

『又來了呢……這次又會是什麼呢?』大白熊培波走出潛水艇,看著旁邊的海賊船,比起害怕緊張,期待的心情要更加多上許多。有什麼好高興的!佩金暗自在心底想著。

自從在夏波蒂諸島上遇見巴索羅繆大熊、而我們雙方短暫聯手並且擊敗對方後,受傷是一定的,而那天船長也就那麼剛好的心血來潮,親自幫尤斯塔斯包紮傷口,自此之後,尤斯塔斯貌似就愛上我們家船長了,真是莫名其妙。

『喂,企鵝,托拉法爾加呢?』來了來了,是那隻紅毛狗,船長都是這麼叫他的,自從那次之後就一直騷擾我們海賊團,雖然能一直看到他們海賊團一個叫基拉的戰鬥員也挺不錯的就是了。

但尤斯塔斯總是拿著會惹船長生氣的禮物上門示愛,像是99朵鮮紅玫瑰花束,這年頭那個女孩還吃這一套啊?何況我們船長一個大男人。還有一盒和我們船那隻大白熊的臉一樣大的愛心形狀巧克力,外頭用了充滿愛心的粉紅包裝紙仔細的包裹起來了,還附贈一張親手寫的小卡片呢,當然也是心型的,老實說,尤斯塔斯的字跡真是醜到不行,而且收到這個總覺得有點噁心,不過偶爾還是有實際一點的禮物,一百克拉的超大鑽戒,船長看了一眼後就直接叫我拿去賣了。

『……不知道。』其實船長一個人獨自跑到島上去亂晃了這件事我才不會告訴你。

他那些令船長困擾的禮物同時也困擾著我們這些船員,船長每次就只會回一句『丟回尤斯塔斯當家的船上』

喔,除了收到鑽戒那一次之外。

但當我把禮物丟回他們船上時卻總會被紅毛狗抓包,然後他會用他那副天生兇惡的臉瞪著我叫我拿回去,送禮的人不收回禮物;收禮的人也不肯收,雖然很想丟進海裡,可那些東西一看就是不便宜,當海賊可是沒有固定薪水的,要是突然找我要我該怎麼辦,於是就只能堆在船員休息室。最近已經在角落堆成一座不小的山丘了,覺得困擾。

『……大概是去島上亂晃去了,野貓總是這樣的。』

看著尤斯塔斯漸漸離去的背影,我的心情也逐漸輕鬆了起來,每天看著因為禮物覺得煩躁的船長和把我們紅心海賊團的潛水艇當自家廚房走的尤斯塔斯,我都快發瘋了。不過,我總是覺得難道這就是野狗那敏銳的動物直覺嗎?他總是能猜到船長去那兒了,讓我打從心底覺得可怕。

如同我上述所說的,尤斯塔斯總是替我帶來諸多麻煩,但也有些好事,像是為了尋找船長而跑來詢問我的尤斯塔斯家的戰鬥員基拉,我們最近說話次數越來越高了,總覺得氣氛也不錯,而且我想他一定也對我有意思吧。

不過話又說回來,尤斯塔斯可真有毅力,老實說我一點也不看好他這段戀情,包準是個慘痛的單相思,船長就是那麼恰巧喜歡男的也不至於會愛上一頭紅毛犬吧,就連那個把我們捲入天龍人事件的草帽也比他可愛多了。

直到傍晚都是我休息的時候,只要尤斯塔斯不在,我的世界可以說是十分平靜,偶爾和不時跑來我們船打探船長消息的基拉聊著天,這種日子真是棒呆了。

『基德?』旁邊的美人呃……基拉,看向什麼都沒有的森林發出疑問,還以為是找船長找瘋了,剎那間有點羨慕尤斯塔斯,再仔細看看樹林,才發現尤斯塔斯和我們船長正朝著這裡走來,不過這樣講好像也不大對,因為我們船長並不是走過來的,而是被抱回來的,還是公主抱呢,哈哈,定是我看錯!

揉揉眼睛,再仔細看了看,窩耖,我們船長、托拉法爾加羅被公主抱了,怎麼可能啊!這不科學!

『咦……船長?』

尤斯塔斯就如同平時走進我們船一樣自然,只是這次抱著我們船長,船長的表情很不甘心,我彷彿看見他紅著臉,不知道是因為被抱著而羞愧還是怎麼樣……

我不敢想。

『他腰痛,我抱他進房裡休息。基拉我今天在這兒過夜。』

『……尤斯塔斯當家的你是想死了吧?』

『小野貓,我可是好心要抱你回房間休息啊。』

『不用,我自己會走!』

『……你確定你能走?』

『……』

腰痛?

看著他們倆的身影遠去,直到船長休息室的門被關上、阻斷兩人的聲音,而尤斯塔斯也沒從船長休息室出來,心中有所領悟的我只是默默的轉身,找個適當的地方坐下,隨著夕陽落下,我也準備欣賞著即將在夜空中出現的美麗星空,看著在夜空中閃耀的星星能讓我暫時把一切煩惱都忘光,也包含剛才那不科學的一幕。

『哈、哈哈……星星真美呢……』

END。


打的有點亂亂的哈哈


评论(2)

热度(13)